伪满高校旧址折射出的殖民教育使命 ——再探

伪满高校旧址折射出的殖民教育使命 ——再探

时间:2020-02-12 09:3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伪满高校旧址折射出的殖民教育使命 ——再探吉大南岭校区及周边的长春老建筑 伪满新京南岭大同学院旧址,如今是吉大南岭校区逸夫教育大楼。 赵娟 摄 伪满新京大同学院楼体模型。 赵娟 摄 吉大南岭校区东北角的半栋老楼。 赵娟 摄 伪满新京法政大学资料图片。(雷磊提供) 人民大街与磐石路交会处附近的长春外国语实验学校是伪新京法政大学旧址。 赵娟 摄 标注有“新京法政大学”的伪满新京地图。(资料图片由雷磊提供)

长春晚报记者 赵娟

近日,在吉大南岭校区网站贴吧中,有该校的同学对本校内貌似老建筑的教学楼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但却并不知晓其来龙去脉。在新浪博客发表《长春老建筑物语系列》的袁海光曾在2011年对该校区及附近的老建筑做过踏访统计,根据袁海光老师标注的分布图,近日,记者来到吉林大学南岭校区,寻访那些曾经的老建筑所在地。吉大南岭校区的前身是吉林工业大学,伪满洲国时期的新京规划中,其所处的区域及周边正是文教区所在地,因此当时的很多高校都在此地。如今,这些高校已经消失了,但还有哪些残迹留存下来呢?

伪满洲国的干部强化训练班 逸夫楼所在地曾是新京南岭大同学院

在吉大南岭校区的逸夫教育大楼前面,两排粗壮的树木似乎在昭示着此地的历史。大楼门前,几名大四的学生正在拍毕业照。进入大楼,首先看到的是一组楼的模型,该楼工作人员介绍,这组模型是此地之前拆除的楼体。模型旁边的“楼誌”标明:此楼建于20世纪30年代中期,建筑面积约7000平方米。1956年开始用于原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办公楼和教学楼;1958年至1999年用于原吉林工业大学校部机关办公楼;1999年12月拆除此楼,在原址兴建逸夫教育大楼,建筑面积3.8万平方米。

从建筑模型可以看到,原建筑是二层建筑,通体呈红色,正门上方是人字形的屋脊,二层上边是个长坡的塔式四方屋顶,两端及侧面的入门处形制相似,与主门设计相呼应。正门边上的塔楼很高,有一个尖尖的屋顶。袁海光在《长春老建筑物语系列》中提到,曾有一个说法,称此塔楼的顶部,存放着该院“为国捐躯”的毕业生骨灰。按大多数日本人的传统,这很正常。在日本,临墓而居并不是一件让人忌讳的事,所以经常可见那些紧邻墓地的民居。由此看来,这栋楼在伪满时期的地位非同一般,它有着怎样的历史呢?

记者查阅资料获知,原建筑就是伪满新京南岭大同学院所在地。据《长春老建筑物语》的记载,当时的大同学院是伪满洲国特殊的高等院校,它由国务院总务厅管辖,培养对象是“满洲国的中坚官吏”,重点培养学员的精神素质和综合行政能力,开设的课程有“建国”精神、国家政策、官吏之道、军事战略、国际关系、统制结构、民族学、地方民情、汉日俄语等,辅之以军事、实弹、体育等实训科目,从国家意志、团队精神和执政能力上培养出了一批批伪满洲国的中坚卫道士。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同学院并不是真正的高等院校,而更像是一个“干部强化轮训班”。其学员来源主要是各部门的在任官员、各大学毕业生及留日学生,他们大部分已经接受过正规的专业高等教育,来此经过半年到一年的强化培训后,再分配到各部门。所以大同学院的学制,基本就是半年班和一年班两种。这种强化,对“满洲国”政府来说,毫无疑问是极其重要的;而对学员们来说,要想有个好的仕途,这里是必经之路。从这里走出的学员,上到省长部长、中到市长厅长,下到县长课长,从精神上将“中坚官吏”洗了一遍,其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

据记载,大同学院的前身是1931年11月由“自治指导部”在奉天(今沈阳)成立的“自治训练所”;1932年3月,伪满洲国成立后,移交给资政局主管,并迁往当时的新京(今长春),改称“满洲国资政局训练所”;1932年7月,在训练所的基础上,借鉴“满洲国”当初“大同”的年号名,设立了这所大同学院。当年10月,第1期学生毕业,到1945年8月解散,共培养了19期毕业生。1946年10月,此校舍被国民政府接收后,并入国立长春大学。

伪满培养司法人才的高等院校 长春外国语实验学校曾是新京法政大学旧址

在人民大街和磐石路交会处附近,是现在的长春外国语实验学校,也曾是长春光机小学所在地。三层建筑整齐划一,颇似伪满建筑风格。这处建筑是原建筑倒塌后,根据其形制重建起来的,这里曾是伪满新京法政大学旧址。

袁海光在《长春老建筑物语》里,记载了伪满新京法政大学的情形,其成立于1939年,由文教部管辖,是当时培养司法未来人才的高等院校,其校舍也是1939年1月之后建成的。前身是伪满“司法部法学校”。1934年1月,司法部法学校就在司法部跟外交部公用的第二厅舍(即后来的伪满首都警察厅,现在的长春市公安局)的一间办公室内开设,实际上只是个司法部内的人员培训班。1934年10月,第一期公开向社会招收了50名学生,法学校正式开课。当时招收的学生资格为高中毕业生,学期三年,任课老师都是司法部的高级干部。1935年,位于新京南岭大同学院北边的新校舍建设完成,司法部法学校迁往新校舍,与“中央师道训练所”共用此处新校舍。一直到1938年1月,这所学校始终是司法部管辖,名称也是“司法部法学校”。

在当时的“司法部法学校”毕业的学生,要想成为一名职业司法官,还要经过相当繁琐的程序,该校毕业生称为“学习法官”,要经过一年半的法院、检察厅的实习;再通过文官令规定的升级考试,才能取得司法官资格。有了资格要想上岗,还要经过大同学院的半年培训,接着还要到地方法院、检察院进行半年的司法实践实习,甚至要到日本留学后才能真正成为一名司法官。即使是后来的新京法政大学的毕业生,已经是本科性质,相关课程也比“法学校”设置得多,又经过毕业前的各种实习项目,毕业后就具备了司法官的资格,但要真正上岗,同样需要到大同学院短期培训,以“统一思想”,方能成为司法官。

1945年8月,伪满洲国灭亡后,伪i满新京法政大学也自然解体。1946年10月,被国民政府接收,组建国立长春大学。其校舍一直保留下来,直到近年倒塌后重建,也是参照了原来楼体的形制修建的。

应运而生的伪满中央和地方警察学校 半栋废弃老楼曾是伪满警察教育的中枢

在吉大南岭校区的东北角,有半座废弃的老楼,吉大南岭校区的工作人员介绍,这座老楼废弃很久了,现在是作为仓库在使用。尽管老楼的门窗破败,从它敦厚庄重的结构和建筑细部精致的设计还是能感受到它初建时的典雅和地位,与其相比,旁边新建的红色矮楼倒是显得平淡无奇。

这半座建筑的存在,让很多长春的文保工作者禁不住为它捏一把汗,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就会消失于无形。其实它的存在还极具偶然性,记者听旁边的该校工作人员闲谈时提到,它之所以能保留半座楼,跟学校基建资金不足有关;此外,也可能跟它所处的位置并不是中心校区有关。

据袁海光老师的标注,这里曾是伪满洲国中央警察学校所在地。1932年11月,在长通路上设立了临时校舍,1938年新校舍建成后迁到此地。伪满洲国成立后,所用警察都来自于中国原有系统,由于人员复杂,对其培训洗脑的工作就被提上日程,中央警察学校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设立的。

据《长春老建筑物语》的记载,伪满中央警察学校成立时,分为本科、别科和研究科,同时在奉天(今沈阳)、哈尔滨、齐齐哈尔和承德分别建立警察官练习所。当时在中央警察学校和各练习所,主要进行的就是警察官的初教育和警察干部的再教育。中央警察学校,主要针对的是日籍警察,而日籍外的其他警察,都安排在包括新京在内的各地警察官练习所进行培训。后来,各地的“警察官练习所”均更名为“地方警察学校”,此后在延吉、佳木斯、黑河、锦州、安东(丹东)等省会级城市均设立了地方警察学校。于是,新京就有了两所警察学校,一个是“国家级”的“满洲国中央警察学校”,另一个是“新京特别市”的“新京地方警察学校”。

1943年4月,在“中央警察学校”的基础上,成立了“高等警察学校”,其成为伪满洲国警察教育的中枢。而各地的原“地方警察学校”被整合为“第一至第七警察学校”,不再归各省警察厅管辖,均由“高等警察学校”监管。在培养对象上,“高等警校”属警察大学性质,主要承担日籍警尉以上、非日籍警佐以上的高级警官教育,属研究性质的专门特别训练,而其他警察的培训都由“第一至第七警校”来承担了。

1945年8月日本投降,第一任警务司长兼中央警校校长甘柏正彦自杀,诸多警察学校的高级教职员被苏军俘获并遣往西伯利亚。

1946年10月后,中央警校的校舍被国民政府接受,并入“国立长春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