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家在线教育公司,撑不住了

我,一家在线教育公司,撑不住了

时间:2020-03-23 15:3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继线下培训机构“兄弟连”关门倒闭后,教育行业又一家公司没能熬到疫情结束。

新芽NewSeed(微信ID:pelink)获悉,2月13日,在线教育公司明兮大语文宣布停止运营,创始人王嘉树发表《致明兮家长的一封信》,信中表示,“ 明兮语文由于资金发生困难,目前公司已经停止运营。 很抱歉在这个举国艰难的时刻,明兮没能走过这个冬天。”

但与兄弟连不同的是,明兮大语文身处在线教育赛道,被誉为大语文赛道黑马,在本该是在线教育的春天,明兮大语文却因拿不到融资而倒下,着实令人叹息。

疫情当前,中小企业的生存能力面临严峻考验,即使被看好的在线教育也是危与机并存。如何熬过这场疫情,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最大挑战。

融资泡汤,资金链断裂

节后第二家教育公司黯然倒闭

明兮大语文成立于2016年11月,开设有针对5-12岁人群的AI语文轻课和在线4-6人小班直播课程。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得益于国家对语文的政策倾斜,明兮成为大语文在线教育的一名新的选手,一直处于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公司大部分的资源都投入到产品研发中。”王嘉树表示。

据悉,明兮大语文75%的资金被投在了产品研发上,曾一度吸引超4000个学员进行小班在线学习,月流水超过600万。

其于2018年7月获得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投资。但在一年后,创新工场随即退出,旗下投资主体广州创新启行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在2019年3月正式撤出股东名单。

对于倒闭原因,王嘉树表示:“ 因为发展冒进,在项目初期同时开展了4个学年的课程研发,导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时又出现对融资节奏的误判,造成了运营资金上产生巨大的缺口。”

在最近融资中,投资方因为疫情而放弃投资,在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后,王嘉树做出了结束公司运营的艰难决定。

明兮语文突然停运事件,波及上千位家长。很多家长购买了价值3000-10000多不等的课程,还有很多没有上完的课程。

有家长反映,明兮大语文的做法有欺诈之嫌,有的家长甚至在2月8日刚刚续费完毕,也有家长在春节前刚刚完成付费购买。

猝不及防的倒闭悲剧,也伤了不少家长用户的心。由于明兮大语文目前受影响的这1000名左右用户中,有不少是通过社群裂变和口碑撬动的方式获取,因此不少忠实用户深受其害,牵连身边亲戚朋友也卷入退费风波当中。

谁也想不到,一家口碑颇佳的在线教育公司会如此迅速的陷入绝境。

互助换课:

友商纷纷伸出援手,掀起在线教育行业暖流

幸运的是,面对疫情,行业内的互救行动正悄然展开。

对于家长最为关心的退费问题,王嘉树团队联合行业内20多家同行,涵盖语文、英语、数学、编程类课程,供家长转换,同时不再收取费用。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与其等待退款,这或许是目前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

在“明兮学堂”公众号更新的处理说明中,新芽Newseed了解到,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1家在线教育产品进入了家长选择列表,包括语文、英语、数理思维、编程、美术等多品类教学课程。

在对外公布的接收名单中,不乏老牌教育机构和一些近年来亮点十足的新锐教育品牌。包括第一梯队的学而思网校、猿辅导、有道;第二梯队的凯叔讲故事、西瓜创客等,第三梯队的叮咚课堂、外教360等行业培训机构。

根据明兮大语文在2月13日披露到的数据,平台内已有过半家长选择了课程转换。而在明兮大语文创始人王嘉树发布的情况说明中,转换后的课程均为按照高于未履约费用大概1.2-2倍估价的课时。

对于为何接盘明兮大语文的学员,火花思维创始人罗剑向媒体透露,“明兮大部分学生都是火花的学生,完全出于帮忙,让家长少一些损失,同时也让大家感觉到在线教育还是可靠的。”

“免费(接手),明兮一分钱都没有了,”罗剑进一步表示,“也不纯在拉新获客,明兮4000多学生,火花十多万学生,基本他们的学生都是火花的学生,而且我们本身的语文学生也比明兮多。”

这是一场特殊时期,共克时艰的团体赛,在这场无声的战役中,因为人心向暖,让冷酷的商业战场也有了温度。

投资人打气:

跪着也要活下去,熬过去就是春天

“盯紧现金流。”

特殊时期里,VC/PE纷纷向被投企业发来这样的叮嘱。

易凯资本王冉认为,除非年前已经基本谈定了SPA(至少要完成了全部投资人尽调),否则当前疫情对创投企业上半年融资的影响就是......几乎肯定会把上半年的事拖到下半年。

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叮嘱被投企业,融资进行中的尽快结束,不要在小条款上纠结,能够有渠道拿到银行等贷款的,尽量争取,“春季本身就是现金流的低点,疫情可能会给本身就有挑战的企业雪上加霜。尽量减少现金流损耗,通过各种方式争取做好六个月以上的现金流储备。”。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给创业者敲警钟: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还在创业,那一年管理费都只能拿基本生活费,到年底结余后才补发工资。今年比非典还严峻,对很多创业企业是生死关,一定要严控成本,死卡现金。 最少要保持假设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6个月的现金,最好有12个月, 根据这个来倒算成本。跪着也要活下去,熬过去就是春天。

另一方面,在企业们面临严峻的现金流考验的同时,投资人眼中,在线教育的确迎来了一轮增长。

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说:“以前大家都觉得在线教育发展的很快,但实际上整体用户渗透率并不高,在10%以内,经过这一场疫情,可能会使得在线教育渗透率很快达到20%甚至更高。”他认为,原本预计5年才会达到效果,已经在加速。

而目前来看,突然的火爆也暴露了在线教育尚待解决的问题。网络状况不良、内容枯燥没有互动性等问题遭到了学生的集中吐槽,部分家长也通过朋友圈等社交平台表达了对网课带来视力下降的担忧。

在线教育行业仍会回到商业轨道。有多少学生会继续留在线上上课,是在线教育能否在2020年得到“红利”的判断标准。

总结来说,疫情之下,没有一个行业能够置身事外,特殊时期,危与机并存,即使踩中了风口也仅仅只是做对了一件事,时刻做好最坏情况的准备才能基业长青。